title

【蓝象访谈】创业是颠覆式创新,先有质变才有量变 | 象样创始人

2018-03-30 03:06:56

原标题:【蓝象访谈】创业是颠覆式创新,先有质变才有量变 | 象样创始人

象样创始人 | 是针对蓝象创业者推出的访谈系列,旨在挖掘教育创始人的心路历程,传递创业态度,分享教育行业认知。

小象留言

一维弦科技是蓝象营一期项目几乎与蓝象同时诞生,上下楼的距离。博维和他的伙伴对机器人是真的热爱,也具备殿堂级机器人实验室的出身。三年创业,经历几次生死,幸而对产品的坚持和心力的韧劲未改,上榜"Forbes 30 Under 30 Asia",实至名归。

关于创始人:

唐博维(28岁),本科就读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2011年赴卡耐基梅隆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师从“大白之父” Chris Atkeson 教授,研究人形机器人运动学。2015年,回国创立一维弦科技。

关于福布斯榜单:

2018年3月27日,一维弦科技创始人唐博维入榜福布斯亚洲地区30位30岁以下商业领"Forbes 30 Under 30 Asia"

福布斯30岁以下杰出青年评选标准包括在各自领域有杰出表现、具备企业家精神和所作出的成绩在未来半个世纪有可能造成其领域的变化等。这些优秀年轻人代表着各自领域最杰出的人才,他们表现出成为翘楚的巨大潜力,对行业改变贡献重要力量

以下是对唐博维的采访。

一维弦科技解决了机器人教育的什么痛点?解决方案是什么?

唐博维:以前是强行开设高校机器人课程,内容水平和效果都难以保证,在高校学习了六年的博士,可能只会公式,并没有使用过机器。而一维弦科技帮助高校开设相关专业,不只是提供一个机器人,而是机器人教育的整体解决方案。

完整的机器人工程专业建设体系包括六个重点内容:课程、教材、师资培训、实验室方案和搭建、就业指导和创新创业。

我们从一年前就开始搭建整套体系,从开发教学内容到专业延伸的就业方向,都是我们自己研究开发的,因为整个市场上没有人做过,没有任何现成的内容

一维弦科技的核心技术是操作系统和关节伺服电机。我们开发的系统是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而且学用和商用系统是通用的,这样可以保证教育内容与实际应用不会被割裂。另外,市面上三千家机器人公司,我们是为数不多可以制作关节伺服电机的,机器人的胳膊可以活动

MoRo 第一代:模拟货架场景,发现缺少货物自动补货

我们希望5年之后的机器人产业从业者大多都是使用一维弦科技的产品学习过的。

据说,你第一次接触蓝象时,只有梦想和PPT,是什么让你实现机器人教育创业的量变到质变?

唐博维:当初我在卡耐基梅隆大学研究人形机器人运动学,使用非常先进的机器人“波士顿动力的 Atlas”的时候,发现操作并不方便,需要大量的调试和维护,单项功能的实现往往会耗费一整天的时间。

于是我就想,无论是学生在校的科研学习,还是开发者针对不同商业场景进行二次开发,机器人技术开发是否也可以像软件开发一样简单。然而市面上并没有这么一款机器人能够实现很多科研教学和商业场景的需求,因此我决定自己做这样一款产品。

目前国内机器人相关产业的人才缺口约300万,然而每年新增人才不足1万人。中国机器人的市场未来将数倍于美国,融资额也数倍于美国,但是人才数量排名全球第七。人才已经成为产业进步的掣肘,所以我们希望能够从建设学科、人才培养入手,填平人才和产业之间的缺口。

很多人都不相信我们做的事,因为人们天生认为 high-tech 与教育没有关系,技术永远是最后进入教育行业的。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我觉得最好的技术就应该跟教育结合,创造更多面向未来的教育价值。

教育公司为什么不能性感一些,当然可以!教育应该是超前于整个时代,在整个行业爆发之前,就必须有充足的人才储备。往回看,2000年后中国培养了数十万计算机相关专业的学生,使得整个行业的人才成本降低,互联网产业现在才能领先全球。

其实,美国高科技企业的前期发展跟教育是紧密相关的。1978年,苹果获准成为明尼苏达州高中计算机教学的标准用品,而后 Apple II 风靡全美院校,乔布斯本人也曾说 Apple II 的成功始于学校的采购,使得一代人开始接受计算机教育。

2015年前没有人做高校机器人教育的产品,因为大多数人没法去做超前的事情。直到2016年,国内才有第一所开设机器人专业的高校-东南大学,2017年新增26所高校,2018年已有60所高校审批开设,预计未来中国至少有550所高校会设置机器人专业。

所以,我们的增长曲线不是对数型,而是指数型增长,前期增长速度几乎为0,很可能在从0到1的阶段就死在路上了,所以蓝象投资我们冒了非常大的风险。

我觉得,创业是颠覆式创新,是先有质变,才有量变。疯了的创业者,加上疯了的投资人,事情就做通了。

目前,一维弦科技团队46人,其中专业工程师30多位,均毕业于国内外一流高校。专家团队包括中国科学院院士、卡内基梅隆大学、伍斯特理工学院及密歇根州立大学等知名教授。目前营收数千万,已与70余所国内高校和十余所海外高校建立合作关系。当然,这些数据都是暂时的。

请问你是如何在2年半完成从“名校海归““技术专家” 到“创业者”的转型?

唐博维: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毕业后,我直接前往卡耐基梅隆大学攻读机器人学的博士学位。而后发现自己好像一直呆在象牙塔里“自嗨”,所以非常想到产业界做点真正能够落地的东西,最终决定休学创业。一开始创业,发现自己跟小学生没区别,好几次创业接近死亡的经历让自己快速成熟起来,有了韧劲。

2015年7月一维弦科技诞生,当时蓝象给的80万种子轮融资款,买了两个设备就烧光了。公司才成立不到3个月,现金流就断了,当时自己都动摇了。幸好在9月份,蓝象又追投了天使轮,给了我很多信心,很多事情才走上正轨,是蓝象在最危险的时候救了一维弦科技

2017年也是特别痛苦的一年,很多人都建议我们可以先做低配的商用机器人产品,因为教育行业细分领域的市场规模太小,要求的产品质量又很高。但是我觉得有些事情绝对不能改,要坚持做高品质的产品,这样才对得起客户和我的员工。有近半年的时间,公司都是在发工资前一天收到一笔回款(大多数都是我上门去要的),即便如此我们也没有耽误发工资,也没有耽误技术研发。这一年的挫折让一维弦科技变成了有韧性的公司,这么说吧,现在就算是现金流断掉一个月,一维弦科技也不会死掉(笑)。

为什么一维弦科技选择从高教领域切入?而不是直接进入商用市场?

唐博维:一开始这样选择是因为3点:我不成熟、人才不成熟、市场不成熟。

创业可以让我很快的成熟起来,人才也可以找,但是市场只能等。归根结底人才储备不足才是行业发展的最大痛点。

高教阶段是人才培育的最好切口,是底层入口。一个行业的繁荣,大家看到的是树冠,是应用场景,而我们做的是树根,愿意从人才培养开始慢慢解决产业的问题。

当然,我们也会向市场开放,这是必然的,因为要打通学生的职业通道,学生在校园里学的和就业后用的要有连贯性,所以我们商用和学用是一套系统。

机器人产品如何实现量产?一维弦科技服务这么重,如何规模化呢?

唐博维:我们在设计机器人原型之初就考虑了量产问题。维弦科技的第3号员工,之前在富士康做过十年的供应链管理,所以在最开始参与产品设计的时候,他就为一维弦科技未来的量产奠定了基础。

另外,规模化服务需要标准化的师资培训。对于高校来说,新工科是原有传统学科的交叉,很多教师会与我们的工程师进行内容共建,帮助我们进行产品和服务的标准化。

登上“Forbes 30 Under 30 Asia”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唐博维:我们被归为工业、制造和能源类,而不是教育类。大家对教育行业的定义还是太片面了。我们想让人们看到教育更远的未来,让老师的工作更加高效,让教材更加高端。

作为蓝象营第一期学员,有什么想要对蓝象说的吗?

唐博维:还是那句话“蓝象营只有入学,没有毕业”。

—END—

to B 领域教育信息化/教育+小程序/教育 SaaS

to C 领域在线微生态教育/素质教育/ K12 培训/职业教育等

投资偏好:

投资偏好:

to B 领域国际教育/ 职业教育 / 亲职教育/进校新课程

关注领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联系我们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蓝象营

提交商业计划书



立刻登记项目


bp@ibecapital.com

工作机会



加入我们
和蓝象一起创造未来!


hr@ibecapital.com

地址






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16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