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2018-01-10 02:38:26

原标题:【蓝象观点】宁柏宇:企业如何在教育慢行业抓住风口,跑通闭环?

“教育是一个长期稳定增长,技术渗透最晚,在枷锁管控之下跳舞的行业。在教育领域创业,一定要结合技术,拆分业务,新业务新套路换新人,老业务以原有方式继续做;思考6个创新纬度,跑通完整闭环。”

近日,在火柴盒专访中,蓝象资本合伙人宁柏宇深入讨论了教育领域创业风口和壁垒等问题,并解答蓝象资本独特的投资模式背后的原因。

这篇文章将为大家梳理教育产业的特殊性,传统教育转型如何进化,以及什么教育公司值得投资,值得教育行业从业者花10分钟认真阅读。

宁柏宇好未来摩比思维馆和乐加乐英语两大品牌创建者;熟悉各种模式教育企业关键环节,尤其擅长产品创新与海外资源引进。

行业垂直领域是什么?

垂直领域是专一,不追求大而全,只做熟悉领域的事,更专业、更权威、更精彩是他们的信条。成立于2015年5月的蓝象资本几乎是投资机构中最早做专业教育领域的 VC,初始团队更是根正苗红的“教育人”,合伙人宁柏宇、沈文博均来自好未来战投部,基因的属性便决定这两人注定深扎教育行业。

以下为火柴盒&宁柏宇对话节选:

火柴盒:教育产业的特殊性在哪里?

宁柏宇:教育领域目前达不到赢家通吃。同一个领域,比如儿童英语,第一、第二都做的不错,向下层看,三、四名发展也很活跃,并且正向盈利。教育的延展性很强,投资机会很广,不同于其他很多领域。

从投资策略来讲,教育行业投10个案子,头部的2个带来6倍以上回报,很常见,中部的7个案子带来2倍左右的回报,尾部案子不赔不赚或死掉,算起来5年的回报率不低,不比 TMT 领域低,我们预估回报大概2.6倍。

当下,美国的教育产业占 GDP 的8%,中国刚刚超过4%,但是中国 GDP 的增速快于美国,即使不算增速,如果未来教育产业 GDP 所占比例达到跟美国一样的量级,就说明中国的教育产业还有成倍的发展空间。预计,2020年,中国教育行业的市场规模可以达到5万亿,教育的投资空间仍然很大。

第一,教育行业的企业退出,IPO 目前占少数,但未来会增多。之前,我预测2025年,大约会诞生100家独角兽,即10亿美金以上估值的公司。现在看来,只会更多。

但教育类的公司,除了 IPO 退出之外,并购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退出渠道。美国的教育公司体量没有那么大,因为美国主要的教育公司,主要是4种并购退出,教育公司并购、出版公司并购、互联网公司并购、PE 并购,PE 并购即私募股权基金拿几块教育资产比较大的股权、比如学校,把它经营好了再卖掉,教育公司退出渠道中并购是比例比较大的。

所以,这也说明很多教育公司其实不会长成那么大的体量,大约达到一至两个亿营收的时候,就是退出节点,这也是从退出渠道的角度上来讲,教育与其它类的公司的区分点。

第二,教育公司成长曲线是比较稳定的长期持续发展,偏线性。新东方、好未来都是连锁经营品牌型的,成长曲线类似沃尔玛,做一个好品牌可能需要30年,所以教育是长期稳定的增长。

教育到目前为止仍比较依赖于老师,所有人都力求降低老师对教育质量的影响,但教育行业的痛点仍然是师资。所以,老师增长的速度是瓶颈,注定教育行业没有办法做到一年翻10倍,每年都翻10倍。

第三,教育公司与人息息相关,所有教育公司的产品配置里都不乏人的因素,比如老师给学生上课,老师在线给学生上课,无论教学方式如何变更,都离不开人。

因此教育行业产品和服务过程的打磨不能实现24小时无休、快速迭代,因为教育的本质是人对人的影响,人有教化的过程,短时间难以改变一个人的认知以及知识积累。

第四,教育是有一定保障性质的行业,这个行业不可能纯商业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教育是阶层社会流动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教育行业全部商业化,富裕阶层的人享受优质教育,社会阶层会愈发板结。所以,教育这块蛋糕,政府一定会宏观调控,而且是非常严格以及细致的政策限制。

另外教育其实是肩负意识形态传播作用的。所以,政府把 K12、幼儿教育和大学教育都控制在手里。稍加留意就可以发现数学、语文教材的版本非常有限。国家教材委员会把教材的统一度和集中度进一步提高,以后大家学的东西相似度会越来越高,可见教育是一个在枷锁管控之下跳舞的行业。

全日制教育中,国家投入经费的力度很大,占 GDP 的4~5%,大约是4万亿左右的投入。主要为校产建设或师资费用。其中能给商业机构提供的机会,包括学校必要的产品采购空间,这个数目大约1万亿。随着教育产品的多元化,家长也可以随意在课外选购教育产品,这部分大概也有1万亿的市场。

所以,to B、to C 各有1万亿的市场,规模足够,教育是一个大有发挥的产业。

火柴盒:蓝象资本专注教育的优势是什么?

宁柏宇:2001年的时候,互联网泡沫,第一波互联网,那时候是 VC 1.0;2008年的时候(7年之后)是移动互联网,VC 2.0时代;2015年(又一个7年)的时候是产业互联网,我们基本是产业互联网里最早做教育投资的 VC 3.0机构。

产业互联网里很重要的机会,是风险资本和产业资本的密切结合,为创业者提供更好的创业服务、获取更快的增长。换句话说,创业者不仅能聚集风险资本,还要能聚集产业资本,增强自我战斗动员能力。而蓝象就是教育创业者们的“后台”,给予资本的同时也给予认知和资源。

01

逻辑丨所有项目我们统一估值一千万,没有例外

火柴盒:如何去判断一个项目值得投资?

宁柏宇:我们在投天使轮这个阶段,所有的被投企业统一估值1千万。

火柴盒:统一估值1千万?

宁柏宇:对,没有其它的估值。

火柴盒:有些比较大的企业会反对吧?

宁柏宇:有。一些项目营收2千万,我们也按1千万估值投3个点。

火柴盒:这种模式的逻辑是什么?

宁柏宇:之所以要把所有项目的估值定在1千万,形成与其他机构的不同投资模式,是基于蓝象独特的商业模式。

作为投资机构,只看重项目的盈利能力,维度太单一,多维的投资机构更关注自身可以为创业者带来什么样的资源,助力其发展。认知资源、市场资源、渠道资源、产品资源、金融资源等,等多方资源汇聚之后,自然有项目找上门并且愿意接受估值,聪明的创业者懂得聚合资源的重要性。

一直以来,教育行业的信息化程度极低。而在2013年,教育行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时机,那就是全球性的数据终于深度介入教育。所谓“全球性的数据介入教育”其实是互联网真正走进了教育,如果我们按照不同维度细分教育行业。

按年龄段分:职业教育、大学生教育、K12、幼教、早教、家长教育。

按产品分:语文、数学、英语、其它学科教育、STEM、体育、艺术等。

按产品形式分:to C 端、to B 端。to C 端有社群、内容、品牌、服务等教育产品和服务;to B 端有信息化系统、学校装备、设备、玩具、教具等,产品形式繁多。

商业模式角度:直接销售给 C 端客户;卖给 B 端客户,获取用户之后,再卖给 C 端。

所以,把教育行业细分后,大部分教育创业公司只进入了其中的细分,但因为中国的整体市场规模,做任何一个细小分支,市场空间都不容小觑,蓝象都愿意关注。

从赛道角度来讲,蓝象不会对这个赛道的大小那么在意,其实投资很多时候都讲究投最大的市场,但对于我们的投资模式,一个10亿规模的市场,我们也投。为什么呢?如果整个市场有10个亿,第一名占20%,一年有2个亿的营收,2个亿营收估5倍的 PS(价销比),已经10亿,我们1千万投进去,这已经是100倍回报,何乐而不为。

火柴盒:这样的投资是否流动性比较弱,或者没有办法退出?

宁柏宇:我们不会担心,企业的退出模式可以选择并购,蓝象多数 LP 是教育领域的上市公司,有很强的投资需求,2亿营收,5千万利润的公司继续独立发展或者被战略并购都是非常优质的标的。

但换个角度,我们并不一定希望所有公司未来都走并购路线,因为教育行业创新分两种。

第一种:延续性创新。

第二种:颠覆式创新。

比如VIPKID、百词斩此类公司,属于颠覆式创新,头部公司最怕颠覆式创新,而不是延续性创新,因为这样的项目不容易弯道超车。

所以如果是延续性创新,最后公司要走并购这条路,我觉得也不会痛心疾首,但在被收购之前,还是可以做久、做大。

目前我们的案子,80%可能是延续性创新,20%可能是属于有颠覆性创新潜质项目。所有的投资人都渴望自己的项目里有一多半是颠覆式创新的,但这部分成功率就会低一点,80%延续性创新成功的比例非常高。

火柴盒:会有赛道重合吗?

宁柏宇:赛道会有重合,因为教育行业没有赢家通吃的原则,所以前3名都是我们看好的对象。

我们对于项目选择的底线:

维度一:从市场规模角度来讲,只要市场规模超过10亿,蓝象就可以投资,所以很多项目都是“蓝海孤品”。

维度二:产品角度来看的话,必须得满足市场需求,哪怕需求不是太大,但必须找准用户痛点。

02

风口丨技术+教育是不可逆的路径

火柴盒:结合技术趋势,你怎么看过去几年教育产业发展的变化?

宁柏宇:精确来看应该是从2013年年中开始,大概4年半时间,是移动互联网和教育产业结合的关键时段。但是这个过程我觉得会持续7年,所以现在还有2年半没走。

移动互联网大规模渗透始于2011年,而2013年年中教育才开始走的原因是,技术进入教育领域,会比其它领域更晚。

火柴盒:为什么教育是最后的领域?

宁柏宇:之前有一句话,教育是技术的倾销场。换句话说,当一个产品在教育中大规模使用时,这个产品或技术的发展也接近尾声。

新的技术出现的时候,首先进入军事、国防领域;第二个阶段进入到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领域,比如金融、大型的商业企业;接下来再进入普通消费者领域,消费者领域都用完之后,才会进教育领域。

火柴盒:在这样的后时代,技术与教育结合的结果有哪些?

宁柏宇:技术与教育领域结合,最主要的动因是移动互联网。借助移动互联网“轻”的特质,多数人开始思考教育领域是不是应该有自己的媒体、自己的社群,移动互联网是不是能做更好的工具,比如在线口语练习,拍照搜题,在线题库、背单词等这些适合移动互联网的产品。媒体、社群、工具、内容等是第一波技术和教育的结合。

另外的结合形式主要目的在于提升学习效率,有四个方向。

方向一:通过技术优化备、教、学、练、测、评中的某一个教学环节。

方向二:连接好老师和好学生,降低双向寻找的压力。

方向三:提升组织效率( B 端),提升学校教学管理的效率,提升学校教学品质。

方向四:构建新型学校,这是最为远大的方向。

2015年左右,中国A股允许上市公司的跨界并购,跨界并购的进入教育的股票很轻易就可以翻番,老教育资产加速证券化,一级市场投资增加,二级市场证券化通路打开,互联网人才涌入,技术进入了一个新的周期和教育密切结合,这些所有的要素,使得传统教育巨头的人才都陆续出来创业,这些要素积累起来的时候,过去的4年半风起云涌,这个行业里发生了剧变。

03

壁垒丨创新分6步,尚未跑通闭环

火柴盒:您觉得教育公司的壁垒是什么?

宁柏宇:品牌。教育本质上来讲,机会成本很大,除了支付的钱以外,享用教育的人还支付了他不可重复的时间以及精力。所以,对于教育产品而言,信任置于首位。

火柴盒但是教育是否也有不为结果负责的属性?就像成绩好坏,不在于老师,而是学生的努力?

宁柏宇:应试考试的结果非常鲜明,它有数据支持,只看个例当然会陷入绝境。比如哈佛、耶鲁,学生平均就业起薪势必比一般院校高,可以选择的情况下,你选择哈佛、耶鲁还是其它呢?四年时间付出的机会成本超乎想象。

火柴盒:所以,最终是用结果为品牌背书?

宁柏宇:是的。结果是很重要的背书。如果你成绩好,就有消费者选择你。教育的品牌本质上来讲是势能和稀缺性。

火柴盒:传统教育转型的话,如何进化?

宁柏宇:无论如何要跟技术站到一起,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如果偏离技术,仅有的机会也会消失,很多传统企业面临转型,就会有切肤之痛,但这无法避免。

改造传统企业,业务一定要有拆分,新业务新套路,老业务以原有方式继续做,新业务换新人。彼得蒂尔在《从0到1》里说过:每一个初创公司都不得不做一场思维运动,那就是质疑现有的观念,从零开始重新审视自己所从事的业务。转型的企业又何尝不是如此。

如果真的要进行转型,我可以从这几个维度给到建议:

维度一:从理念层面,迅速靠近新技术,技术一定会改变教育,如果不去理解技术的重要性,就会加速被淘汰。

维度二:公司中要有长青的技术军队,囤技术、造技术、用技术。

维度三:新业务设置独立事业部、或构建独立项目运作。

维度四:引进资本,连接更多技术资源、产业资源、管理资源、用户资源。

创新分不同的阶段,初始为简单的科学创新,进化为技术创新,技术应用到产品,推动产品创新,之后到市场营销渠道创新,接下来组织形式创新,最后是商业模式的创新。目前教育创新在产品和营销环节,我很期待有更多的教育创业者能完整打通闭环,获得成功。

作者:鸡米

公众号:火柴盒观察(huochaihejiaoyu

蓝象六期正在招募中,如果您正在教育领域创业,欢迎在文末点击“阅读原文”,提交 BP,找我们聊一聊。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联系我们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蓝象营

提交商业计划书



立刻登记项目


bp@ibecapital.com

工作机会



加入我们
和蓝象一起创造未来!


hr@ibecapital.com

地址






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16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