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蓝象分享】天使茶馆专访宁柏宇:让创业者变为更好的自己!

2017-12-08 06:55:14

原标题:【蓝象分享】天使茶馆专访宁柏宇:让创业者变为更好的自己!

位于互联网教育中16层的会议室内,应天使茶馆的邀约,蓝象资本合伙人宁柏宇侃侃而谈,回忆着从曾经的新东方教书匠到目前国内早期教育领域投资人这15年间的蜕变。

1997年,宁柏宇因数学和物理竞赛成绩优异被保送到北京大学化学系,四年过后,这位GPA3.92(满分4分)的学霸却在申请出国留学时屡屡遭拒,拒绝我的教授是这么说的:你的材料里头全是奖状,全是成绩,但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我也不知道你不喜欢什么。

当时看到以后还不理解。彼时的宁柏宇只是凭借着学习的惯性希望在所在领域做到最好,等他真正明白这句话的深意,已经是十几年后的事情了。

时间来到2003年的秋天,留学未果的宁柏宇,已经在某世界知名外企管理培训生的岗位上度过一个年头,随后辞职进行过各种尝试,在幼儿园教学软件公司做副总,甚至是电话销售CCTV2的广告,各种各种,属于他的第一缕阳光遥未可期。

之前考托福和GRE成绩很好,在北大时候英语成绩又一直不错。北大同学建议他,你为什么不去新东方教书呢?

1

如果看不清未来,就做好现在

谁也没想到,绝地求生变成了云开月明。

面试宁柏宇的是罗永浩和李笑来。罗永浩的原话是,这个孩子头发少,一定能讲课。这是玩笑话,但正是这位腼腆内向的纯理科男,正式入职1年后,就从4000多位老师中脱颖而出,成为新东方第一批六人教师培训师之一——除了日常的教学任务外,还要担负起培训全国各地新老师的重任。

我不觉得自己教课真的那么优秀,一年时间我就能比很多十几年教学经验的老前辈讲得好吗?不可能。那原因是什么呢?”

最重要的一点是圈层,宁柏宇学生时代结束后,看上去处在北大理科毕业生的最底层:最牛的学生都出国了,差一些也进了个研究院所搞研究或是去其它国内大学继续求学,进入职场的失意者寥寥无几。

但正因为从小到大都上的最好的学校,英语底子好,而且准备出国考试相当于整整学习了一年英语,所以我的英语考试水平在新东方老师里肯定算好的,这才有了进新东方的机会。

虽然宁柏宇之前没有过教学的经验,但是在当年的新东方,云集了一大批诸如俞敏洪、徐小平、王强、陈向东、沙云龙、李丰、罗永浩、李笑来等如今的知名人士。

听过李笑来的课,对我的教学帮助特别大,让我知道出色的讲师到底是什么样的?假如我没有加入新东方,我绝不会在英语和演讲方面成长的这么快。

那会儿北京新东方的老师假期普遍只教一门课中的一个科目,比如教托福中的阅读科目,而宁柏宇人在成都,当地师资力量相对缺乏,作为北大高材生的他被迫扛起大旗,什么都得会,什么都要教。

从托福雅思到中考高考,包括阅读、写作、语法、词汇在内各种科目我都教过,因此很短的时间就积累了大量的教学经验。

下课的时候,休息室里老师经常聚在一起聊上课的感受,我都会在旁边用小本儿记下来。我会先总结一套最适合自己的教学方法,然后不断优化。

在所有老师都凭借文科生的感性思维随心所欲的教课时,习惯总结归纳的理科生宁柏宇,则希望整理出一套适用于各学科各科目的教学逻辑,并在授课与偷师的过程中快速迭代,很快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教学风格。

“我并不是一个会积极地探索机会的人,但待在一个体系内,我一定会努力做到最好。”

2008年,学而思(现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找到宁柏宇,以与新东方同等薪酬不上课的offer邀请宁柏宇加入学而思,从负责培训到后来负责英语学科的整体工作。

你做一件事的时间越久就越有价值,当这个社会需要这种价值的时候,它一定会找到你。

当时宁柏宇在教育行业里其实也不算多么知名,可为什么能够得到这个机会?他把这称为「好学生理论」:在中国应试教育体系里,你只要在学校里是个好学生,所有的资源都会向你聚集。

在社会上也是这样,当你成为小米、成为头条、成为美团,所有的资源都会极其不公平的倾向于你,形成一个资源黑洞,成功的机会自然就多了。

宁柏宇仿佛有神奇的魔力,不管在怎样的平台上,他总是能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让大家在一望无际的金色沙滩上,发现他这颗似乎有点特别的金沙。

只要被看到,你其实不需要到处去寻找机会。

此后7年时间,宁柏宇从教师招聘、培训、教研、海外内容的引进,到创建新品牌、全面负责业务运营、组织搭建、财务管理,再到战略投资,见证了学而思(好未来)从几百人的小团队发展为现今国内最具影响力的教育企业。

回过头来讲,如果当时好未来没有找我,我可能还会在新东方继续教课。

很多人都觉得宁柏宇太善于把握机会了,先后加入中国最顶级的教育公司,并且从教师到培训师再到建立中小英语培训体系,创建儿童教育品牌,转型投资,总是能吃到时代和公司的红利

我不认为自己多有远见,很早就能预判好未来能发展成现在的规模。

今天看到的很多特别牛的人,他们的成功其实没有那么多先见之明。这中间有无数的阴差阳错。”

某种意义上来说似乎是历史选择了宁柏宇,看上去成功的背后完全是一个偶然接着另外一个偶然,机缘巧合变成了今天这样。

但从宁柏宇不甚在意的口吻中,似乎能寻找到冥冥之中的必然。

如果看不清未来,就做好现在吧。

2

用创业的方式做投资

在做战略投资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发现自己到底喜欢什么。之前我真的觉得没有一个东西引领着我的人生。

从化学学士到英语讲师,从集团高管再到职业投资人,从前,或许这个有些另类的“大男孩”只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如今,投资人宁柏宇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Listen to your heart,”——重要的不是成绩多寡,而是心向何处。

2015年,宁柏宇决定遵从内心的选择,和当时好未来CEO助理沈文博,好未来联合创始人刘亚超一起发起成立蓝象资本,专注教育行业的早期投资。

蓝象是他们精心挑选的名字。

第一,优秀的教育公司和大象一样都是很长寿的。

蓝象资本注册的第一家合伙企业叫蓝象林旺,林旺是一头活了86年的长寿象。

蓝象是2015年做的,如果蓝象也能活86岁的话,我们就能看到2101年的阳光,我们希望能看到22世纪的一缕阳光。

第二,大象是最大的陆生哺乳动物,教育公司如果做好了,体量也会很大。

援引高盛近期的报告:在普通居民消费里,教育类消费占到了16%,仅次于医疗18%,是家庭消费的第二大支柱行业。

但教育领域数字化做得非常差,所以教育的投资领域的投资空间也很大。

第三,大象是群居动物,哺乳动物里群居的不多,我希望投资机构和所有被投企业也能变为群居,大家经常聚在一起多交流。教育有很多垂直领域,大家在不同细分领域也不怕竞争,可以畅所欲言,互相学习。

第四,大象怀孕需要22个月,而一个好的教育公司,也需要特别长的时间去打磨产品,教育行业的初创企业一定不能急于求成。

时下颇受投资人追捧的VIPKID,也足足花了一年的时间来打造产品,通过少量学生和老师,先把产品做到最好。

第五,蓝象的蓝代表了科技的颜色,我觉得教育公司的科技化或者说数据化程度非常低,所以我们认为应该在教育行业中多增加几抹蓝色。

蓝象有别于其他传统意义上的金融客,他们试图将理工科简洁明快的产品思路与桃李天下的情怀合二为一,这种运营逻辑下的蓝象资本呈现出很多有趣的地方:所有天使轮项目的估值一律为1000万,一口价没商量,蓝象在其中占股3%8%;每两周开一次同创始人的一对一沟通会;组织为期三个月的进度迭代会:第一个月匹配产品和市场、第二个月研究规模增长、第三个月直接引荐其他投资机构。

能成为CEO的人一定是在某些方面很有过人之处,但同时,他也一定会有相对弱项的地方。就像漫威电影里的变种人(X-man),他们属于特殊儿童。宁柏宇把这些创业者称为残缺的天才儿童,而他自己,则是有一点点天赋的残缺儿童

虽然做了投资,可本质似乎离不开教育在新东方和好未来的教学生涯,至今仍深深影响着我。只不过教育对象变成了优秀的创业者,教育内容不局限在知识和技能的培训,而是帮助他们成为更好的自己。”

前几个月在斯坦福读高级管理课程的时候,老师让大家用六个英文单词来概括一下到目前为止的人生。我写的是A special kid’s redemption,一个有点儿特殊的孩子的救赎。

我在做投资以后,一下子打开了自己,一下子跟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接轨了,像我们投的很多体育项目都是跟世界冠军一起合作的。

接触了这么多牛人后,宁柏宇越发确定这些天才们一定需要一个redemption,一个救赎。

现在很多CEO都很年轻,我能不能帮助他们突破自己的瓶颈,让他们变成一个更好的自己?获得更完美的人生?

这些CEO有很多异于常人的共性,比如坚韧,创业过程中天天都是问题,一直要解决问题,内心必须时刻充满了斗志,所以每一位优秀的创业者都很有韧劲。

他们也有一些各自独特的优势,有的人商业感觉非常好,有的人专业度很高,有的人善于连接,有的人能忽悠,每个人至少有一个点让你觉得他Outstanding,让你觉得他在这方面超过了99%的普通人。

相对的,他们也都有各自的弱点。可能是知识上、技能上、价值观上的,也可能是自我认知上的薄弱点,而一个企业家最终能取得多大的成就,不光取决于他的长处能发挥到多少,更在于他的短处能被合伙人弥补多少,他是否能持续突破局限性,只有均衡发展才可能让企业做到一定规模之后持续增长。

知识和技能上的培训我倒认为不是最重要的,优秀的CEO都是学习能力极强的人,他们也一定是行业专家。更关键的我认为是价值观和自我认知。

宁柏宇认为,很多公司出问题深层次的原因,都是创始人自我认知的偏公司拿到下一轮投资的时候,自信心爆棚,一下子大手大脚,花钱如流水;现金流出现问题的时候,又像鸵鸟一样,瞒着资方和员工,直到发不出工资才喏喏出声。

斯坦福商学院在塑造自我认知的时候,会说:你们是我们精心挑选出来的最好的学生,你们配得上享受世界上最好的教育,这是你们应得的。

我也希望所有我们投的CEO也能这样想:你们是蓝象资本选中的未来教育企业家,保持平常心,坚持下去,你们配得上成功,这是你们应得的!

蓝象资本在美国的对标产品正是大名鼎鼎的YC基金。过去十年间YC是早期风险投资领域回报最高的公司之一,Y Combinator投资孵化数百家创业公司,其中就包括知名的AirbnbDropboxYC的特点就是在创业者最开始创业的时候,为其提供创业者缺乏的如怎样做市场销售、如何做企业管理等基本常识。

我不会天天上赶着找人说,你这个地方有问题,你一定要改。

所谓残缺的天才儿童,首先得是个天才儿童。他是有自我觉察和认知的。而作为投资人,宁柏宇能做的最多也就是个健身教练的角色,在他耳边经常念叨:再坚持一下!腿再抬高一点!

投资人不能替CEO干很多事。尤其当他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时候,你再怎么讲他也意识不到,为什么要去强行改变他呢?

如果一个人取得一定成就,跟他自身的努力肯定密不可分,但是宁柏宇认为自身因素只占成功比例的49%,优秀的人在哪都会比较成功,而还有51%的因素是跟他所处的位置有关的。

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觉得做投资人,不要主动的去干预人家的业务,换句话说,你不找我不找你。

宁柏宇把投后管理分为规定动作和自选动作,规定动作就是大家一定要定期聚会,相互接触,自选动作则是其他形式的干预。

我们不会主动增加自选动作。我也没说你一定要按我的方式做。但是咱们互相交流之后,你能真正听到我的建议和观点,这就够了。

优秀的创业者都有共性,你说的他都听到了,但你说的他又不全听,他有自己的判断,而投资人只是它的一个信息来源或者资源来源而已,他越善于运用这些资源,他就能从投资人这儿得到更多的东西。

这就跟一个班级一样,你没有办法去均匀的关注每一个残缺的天才儿童,但总有一些天才儿童率先发现了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举一反三,从而率先进化,变得越来越接近天才儿童。

成立两年半以来,蓝象有一份不错的成绩单:在总共投出的40个项目中,近10个的估值已增长至投入时的10倍,两个项目以并购形式退出。

年逾不惑,宁柏宇看到了一轮朝阳。

如果你想投到真正牛逼的项目的话,只有一个简单的方式,就是让自己变得牛逼。

举个例子,我今天特别想投马云,马云让我投吗?但如果下一个马云出现的时候,他让不让我投呢?下一个马云出来,他一样天赋异禀,他也很牛逼,你凭什么让他觉得应该让你投?

今天信息这么透明,他可以拿很多人的钱。从最简单的经济学角度上来考虑,他是不是一定要拿到牛逼人的钱?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觉得其实投资特别简单,你就把你自己变的牛逼就行了,你只要变的牛逼,你投的时候投给比你牛逼的人,这公司就差不多了。

本质上来讲我是用创业的方式做投资,我是觉得投资这件事的本质是让自己变得牛逼。那我怎么去变得牛逼?那我也得创业,我们也在创业,只不过我们的服务对象刚好是创业者。

我们用SABCD五个档位来衡量创业者,我们发现SA级的创业者其实都跟我们几个合伙人有很相似的经历,至少有过两次优秀的经历:第一,在学校里比较优秀的。第二,第一份职业经历比较优秀。这样履历下的创业者,他的智商情商和综合管理能力都基本过关,所以他做的公司不会差,基本做个价值两个亿的公司应该没啥问题。

我们现在也在总结反思,为什么我们的项目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项目估值超过两个亿?一方面我们投的时间短,另一方面可能我们目前的水平也就是做个2-3个亿估值的公司,所以只能判断出这个水准的CEO是什么样。我们本身的基金公司也是被估值的,现在估值大约三个亿,当我们公司估值十个亿的时候,我们就一定能投出估值十个亿的公司。“

每个人理解投资的逻辑是不太一样,但我坚信只要我们把蓝象资本做成估值10亿美金的公司,我们投的很多公司都会是这个级别。

对于一支基金来讲,最重要的就是investment strategy(投资策略),它比基金公司的方方面面都重要,只要严格的遵守这个策略,你就成了。一个基金公司之所以能够存在,最重要的是他能找到一个清晰稳定而且自洽的投资策略,然后你只要去operate(运行)这个策略,就可以不停地创造价值并赚到收益。”

201711月,蓝象资本发布总额3亿元人民币的愿景基金,将重点关注泛A轮阶段的教育公司,主要LP为教育行业的上市公司或B轮后独角兽公司包括好未来、威创、拓维、网龙、沪江等。

我们现在的口号叫教育首投找蓝象。你想在教育领域创业,你第一个一定要找蓝象,哪怕你谈完之后拿不到或不拿蓝象的钱。跟蓝象谈过与否,你在行业里面认知的制高点是不一样的。最多不超过三年,我们就会成为拥有教育行业LP和拥有教育行业创业者最多的投资公司,这意味着我们会有教育行业最多的数据,教育行业最多的认知。”

这件事是一个自动生发的过程,如果我非得去每天绞尽脑汁的去想,下一个10亿美金公司在哪,我觉得我是缺心眼。我扎扎实实把我的这个阶段能干的事干到极致,顶尖项目的机会就来了。”

宁柏宇经历的每一件事,仿佛都在证明这一点:看不清楚未来,就做好现在吧。

“把这个点做到极致,下一个台阶就会到来,你都没爬上这个小山头,根本看不到下一个山头在哪。”

一个基金也好,一个人也好,其实最重要的就是你要有清晰、明确、自洽的策略你围绕这个策略做就行,这个策略可以不停的迭代,但一定是有一个清晰明确策略,而且你要坚持这个策略。”

3

风口下的耕耘者

同时下很多风口型基金不同,蓝象资本像个默默耕耘的老农,弯着腰,低埋首。田垄旁,万丈高楼几起几落,而它只是偶尔看看秧苗,好让老牛歇歇脚。

我认为蓝象一定会成为一个很久的基金。谁都想投10亿美金公司,但我觉得我晚两年投出来能怎么样?我五年之后投出来又怎么样?我十年之后投出来又怎么样?或者我这一辈子最后真投出来一个百亿美金,或者是千亿美金公司又能怎么样?如果说我投资了小米,或者投资了头条,这事能让我很高兴,可又能怎么样?So what你不还得干吗?换句话讲,我觉得好饭不怕晚。”

美国总统肯尼迪曾说过:Ask not what this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this country你想从这个行业里拿钱走,你先别问这个行业给了你什么,你先想想你对这个行业做了什么事。

我们在这个行业里做的最大的一个贡献就是,告诉大家哪个地方有金矿。在我们最开始基金规模不大的时候,有很多金矿直接让别人占了,还有很多金矿大部分让别人挖走了,但是我不嫉妒,不能因为你挖不了,就阻止这个行业发展。”

教育行业迎来大发展,宁柏宇相信蓝象资本一定是其中重要的受益者。

“我不能说我开采能力小,我就先埋着。所谓的风口,本质上讲就是行业趋势到哪儿,哪个地方一定会出英雄。至于英雄愿不愿意跟你一起走,那是你自己的本事,是你的造化,如果说我们觉得那地方有出英雄的机会,我们说出来了,可别人跟这个英雄合作,我也不觉得难受,钱这个事我多挣一点,少挣一点又能怎么样?”

如果我们的基金能为行业做出巨大的贡献,理所当然我们会成为教育行业回报率很高的基金。我觉得这两个东西本质上来讲最后是一致,踏踏实实的对这个行业做点贡献,同时获得自己合适的收益,我也过得安稳。

后记

北京时间1850,言笑晏晏的青年教师宁柏宇刚刚下线,向着教育领域投资人身份前进的宁柏宇整装出发。

作者 | 林天泉 刘睿冰

来源 | 天使茶馆(tianshichaguan)

—END—

欢迎在下方与我们留言交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联系我们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蓝象营

提交商业计划书



立刻登记项目


bp@ibecapital.com

工作机会



加入我们
和蓝象一起创造未来!


hr@ibecapital.com

地址






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16层